登陆申请收录
fa fa-home|fa fa-internet-explorer|fa fa-paw|fa fa-leaf|fa-user-secret|fa fa-android|fa-gamepad|fa-eye fa|fa-thermometer-full|fa fa-gitlab
当前位置:小智收录网>网址收录>生活服务>99热国品
99热国品
站点名称:99热国品 所属分类:生活服务 网站热度:1025 站点域名:www.47zyw.com 站长QQ: 收录日期:2020-07-29 百度收录: SEO查询:立即查看 百度权重: 移动权重: 搜狗权重: 谷歌权重: 关键词:
快捷查询:Whois查询 | SEO综合查询 | Alexa排名查询 | PR查询 | 网站测速 | 中文网站排名 | 网站安全| ICP查询| 友链查询| 收录查询| 本文收录 | 百度提交|

站点信息

站点域名:www.47zyw.com

站点标题:99热国品

站点关键词:

站点描述:

99热国品
正文介绍

这时候那人放开了经理的衣领,说道:“我告诉你,马上就把那丫头给我带出来,要不然,老子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特么的叫残忍。”


这家伙无非是看苗倩长得漂亮,说是让她道歉是假,想占便宜才是真的。


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在KTV里面欺男霸女早就已经是生活常态了。


这屋子里面就是洪爷的人,他们今天来这里也是想好好敲打一下陈家,最近陈家有是搞开发又是搞建设,在滨海市的影响力也是越来越大,这对于洪爷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经理一看这种情况,就知道今天这事儿怕是不能善了了,一下子肩膀就垮了下来,扭过头对身后的服务生说:“把……把那个苗倩带过来吧。”


“你特么终于开窍了是吗。”


这时候那宣爷指着满场众人说道:“妈了个巴子的,今天我就在这说了,什么陈家,什么滨海一哥,只要洪爷在东海省一天,这滨海就是姓洪。”


这一嗓子,将周围的众人给吓得是浑身发抖,但谁也没敢言语。


“我去你吗的。”


这时候就见一道黑影从人群里面冲了出来,扬起了手里面的东西,挂着风声朝着宣爷就抡了过去。


快,快的惊人,快到那宣爷压根就没有反应过来,那东西就已经咣当一声抡在他的脑袋上了。


宣爷被砸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半天都没缓过神来,周围的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了一跳。


这是谁啊?


疯了不成?


连洪爷的人都敢打!


然后他们就看到,那是一个青年,手里拎着一个折叠板凳,将宣爷给打翻之后,这个人直径将折叠凳给放开,就坐在宣爷的对面。


“你他吗是不是不想活了,连我都敢打,知不知道老子是……”


“我管你是谁?”


这青年不是旁人,正是卫六中,他从口袋里摸出香烟,然后点燃,说道:“在我的地盘上,动我的人,你想过我的感受吗?”


“笑话,这整个东海省都是洪爷的,什么你的地盘。”


卫六中缓缓地站起身来,一把抓住了手中的折叠凳,对着宣爷的脑袋又是一下子:“谁的地盘。”


“洪爷的。”


哐!


又是一板凳,卫六中继而问道:“是谁的?”


“洪爷的。”


这货倒也硬气,不过卫六中今天就想看看,是他的脾气硬,还是他手里面的板凳硬,上去又是一板凳:“谁的地盘?”


“洪爷的。”


“好样的。”


卫六中这回干脆就不停歇了,对着那人的脑袋咣咣咣就是三下,直接把那个宣爷给打的昏了过去。


卫六中指了指自己脚下说道:“这特么是我的地盘,谁特么敢在我这撒野试试?”


宣爷带来的人也不少,这时候也都围了过来,其中一人直径开口说道:“草你妈的,你特么敢不敢报上你的名字。”


“卫六中。”


“行,你有种。”


说着,那几个混混,就抬着宣爷穿过了人群,穿过舞池,出了白水湾。


见状,那经理走了上来,他是认识卫六中的,也知道卫六中已经成了这里的老板。


此刻那经理都快哭出来了,对着卫六中重重的鞠了一躬说:“卫少,谢谢你。”


经理在这做了不少年了,也接待过洪爷的人,但那一次被欺负陈家的人帮他出过头,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有人帮他出头,心里面对卫六中的感激可想而知。


不过他也知道,卫六中的背后是陈家,但陈家能与洪爷抗衡吗?


显然是不能的。


经理急忙掏出手机,开口说:“我这就帮卫少订车票,卫少还是赶紧走吧。”


“不用。”


卫六中笑了笑,说道:“一个洪爷,还不需要让我惧怕。”


卫六中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行了,你好好干你的,帮我管理好这家KTV,剩下的交给我。”


说完之后,卫六中就直径走进了人群当中。


见到卫六中走过来,陈睿博是苦笑一声,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他就怕卫六中会忍不住出手,继而得罪了洪爷。


陈睿博苦笑着说:“卫兄弟,你还是抓紧时间跑路吧,洪爷真的不是我们能对付的。”


“没试过,你怎么知道呢?”


卫六中望着陈睿博,说道:“如果不试试,你怎么知道,你陈睿博不能变成第二个洪爷呢?”


一下子,连陈睿博都愣住了。


卫六中也没有在继续跟他多说什么,因为他知道,陈睿博是个聪明人,有些事情只要跟他说了,他自己也就明白了。


等到苗倩下班,卫六中准备送苗倩回去的时候,白水湾外面的停车场就已经聚集了很多的人了。


望着面前的这群人,为了不让苗倩有危险,也为了不让苗倩对自己产生不好的印象,卫六中干脆就让苗倩跟着陈睿博走,而他自己则是朝着对方迎了上去。


卫六中冷冷的注视着在场众人。


这些人无一例外身上都是穿着黑色跨栏背心,手提开山刀的混混,黑压压密麻麻的一片,根本就瞧不出来个个数。


其中一人缓步走了出来,宣爷的脑袋上打着绷带,就跟在他的身边,宣爷抬手指了指卫六中:“猛哥,就是他。”


这个叫猛哥的抬眼望了望卫六中,嘴角微微挑起说:“就是你打了我兄弟?”


卫六中耸了耸肩,并没有说话,看着那些手拿开山刀的混子,他也没有害怕。


见这情景,猛哥昂了昂头说:“报个号吧,混哪的?”


“不混。”


卫六中淡淡的说出了这两个字,他不想连累陈家,更不想用陈家的名字在外面招摇。


“行。”


猛哥笑了笑说:“看在你还年轻的份上,把我兄弟看上哪个女人交出来,你走!”


把苗倩交出去?


可能吗?


“不可能!”


卫六中的语气非常的平淡不带一丝波澜。


见对方在自己这阵仗下还能如此,猛哥也不由得多看了卫六中两眼,可猛哥并不知道,卫六中见过的大场面可比这大得多了,而且那些还都不是人。


宣爷走上前来,在猛哥的耳旁低声说:“猛哥,这小子手底下好像有点本事……”


他本想说小心,猛哥便抬手一巴掌抡在了他的脸上:“老子怎么做事儿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宣爷被打的没脾气,一个劲的点头哈腰,就跟一个哈巴狗一样。


在社会上混就是这样,无赖怕流氓,流氓怕地痞,地痞怕社团,社团里面也有大有小,就像是大鱼吃小鱼小雨吃虾米一样。


“既然你小子不给面子,那就别怪我了。”

刽子手在某些方面或许不如道家的那些法咒,但是在这群战当中,尤其是面对普通人的时候,刽子手那一身横练的本事就被体现的淋漓尽致。


在两方相接的一瞬间惨叫声此起彼伏,一把匕首在卫六中的手中宛如有乐生命,犹如灵蛇一般上下纷飞,他的出手精准无比,全都是奔着那些大汉的手腕过去的。


和谐社会自然是不能杀人的,他可不想早早地进监狱,他还有事情没做呢。


在这一刻他仿佛与自己的祖师爷张飞张翼德融为一体,杀神的本质在此刻突显。


他的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手中的匕首都已经变成了虚影,周围的那些混混只是感觉一阵微风刮过,自己的手腕便被切开了,连带着挑断了手筋。


卫六中对自己出手非常有把握,他做了这么多年的屠夫,杀了这么多年的猪,都能做到一刀下去砍断骨头,但却连着筋的地步。


不到一支烟的功夫,几十号人就全都躺在了地上,捂着自己的手腕此起彼伏的哀嚎着,而卫六中则是缓步走到了王猛的近前。


目光冷冷的注视着王猛,王猛的脸色已然变了,不过他也并不惧怕卫六中,毕竟他的背后还有那么大的一座靠山。


他的嘴角微微挑起冷声说:“你敢杀我吗?”


“杀你有用吗?”


卫六中的嘴角也微微挑起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说道:“你不过是一个废物而已。”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急促的刹车声响起,两辆面包车停在了路旁,带着金丝边眼镜的陈睿博首先从车上下来,而后一行十多个穿着安保服装的汉子也都从车上钻了出来。


一行人纷纷朝着卫六中等人的方向围拢上来,当看见满地哀嚎的伤者,陈睿博的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诧异的神色,抬头望向卫六中脸上写满了骇然:“都是你做的?”


卫六中并没有看他,而是冷冷的注视着王猛,嘴巴一张一合吐出了一个字:“是。”


陈睿博沉了口气,缓步走上前去,望了一眼王猛,在滨海市他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怎么可能不认识王猛呢。


“呦呵,原来是陈少的人啊!”


王猛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嘲弄:“没想到陈少竟然请来了这么一位能人。”


卫六中摇了摇头说:“和陈少没有关系,我一人做事儿一人抗,有事儿冲我来。”


见此情景,陈睿博摇头而笑,暗叹一声,卫六中真是单纯的可以,如果换作旁人,不得想方设法的让他摆平这件事儿才怪。


王猛抬头直视卫六中道:“你抗?你扛得起吗?你以为你有点本事就了不起了?”


陈睿博的脸色也沉了下来:“王猛,难道今天这事儿非得把洪爷请出来吗?”


“请啊,当然得请出来,你这兄弟废了我这么多兄弟,你以为我会这么算了,陈睿博我告诉你,你完了,你等着吧,你们陈家完了。”


说完之后,王猛呵斥一声:“都特么给我起来,像个娘们似的,老子带你们去医院。”


那些混混都走光了之后,陈睿博走到了卫六中的近前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不用怕,啥事儿有我呢!”


卫六中与陈睿博对视了一眼,陈睿博在此刻也确信了心中的想法,那就是力挺卫六中,因为他现在越来越看不透卫六中这个人了。


每当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卫六中的时候,卫六中总会给他带来惊喜,让他发现,他看清楚的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


晚上,卫六中回到小区,可还没等走到单元门口呢,一个女的就朝他走了过来。


“对不起,让一让。”


这女的一点没客气,直接把卫六中给推开了,卫六中也是满脑袋的不爽,回头望了一眼,那是一个穿着制服的女警察,她长得很漂亮,干练的警服将她衬托的更加英姿飒爽,白皙的皮肤以及冷峻的表情,让她看起来就像是一朵白玫瑰!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女人有些眼熟……


还没等卫六中反应过来呢,就看见两个带着口罩穿着白大褂的法医抬着担架急匆匆的跑进了门洞,隐隐的还能听到一个女人在楼上近乎悲痛欲绝的哀嚎声。


卫六中微微皱了皱眉,低头看了看还扶在自己胸口的小手:“便宜占够了吧。”


一听这话,那女警才反应过来,一时间气氛变得有些尴尬,她微微欠了欠身:“对不起。”


这时候,两个人也终于看清楚了对方的模样,卫六中和对方几乎同时说道:“是你!”


这个女警不是旁人,正是之前在豫龙巷遇到的那个女警察,穆思晴!


穆思晴向后退了一步,警惕的问道:“你怎么在这?”


见她那副警惕的样子,卫六中满脑袋莫名其妙的说:“我就住这儿。”


穆思晴看了一眼楼上,然后点了点头:“哦,那你上去吧。”


“不是,这是出什么事儿了吗?”


听着那刺耳的哀嚎声,卫六中也感觉到,似乎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这不是你该打听的问题,如果没什么事儿的话,你就赶紧回家。”穆思晴冷冰冰的说。


对方这个态度,也确实让卫六中有些不爽,于是就朝着门洞走去,不过在经过那个女警身边的时候,却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东西,于是停下脚步。


见到卫六中又朝着自己走回来,穆思晴有些狐疑的望了他一眼:“这位先生,你还有什么事儿吗?”


卫六中把手机给掏了出来,面不红气不喘的说:“我想加你个微信。”


抬头望了一眼卫六中,他的模样确实很帅气,而且那天生的笑面也很讨喜,让人看着就很舒服,只是,他这个年纪看上去最多也就二十岁吧。


穆思晴一下子愣在了当场,她长得漂亮家境又好,属于正儿八经的分局警花,追求她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旁边两个青年警察,见这愣头青竟然去要人家的微信,也是一脸看好戏的模样。


“怎么,不可以吗?”卫六中歪了歪脑袋问道。


听闻话音,穆思晴才反应过来,十分警惕的说:“你要我微信,想干嘛?”


“不干嘛。”


卫六中将手机揣回兜里,然后说道:“如果不可以的话,那么可以以找个时间,单独聊聊吗?”


这几句话说的,再加上这种气氛,想不让人误会都难,穆思晴望了望楼洞里说:“对不起,我在执行公务,如果有事情找我,请等我下班以后再说!”


这女人也是被男人追求的次数多了,也就不把男的当回事儿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就见两个警察把一个五十几岁的妇女从楼门里抬了出来,见这情景,卫六中急忙走上前去,但却被警察抬手给拦住了。


抬眼一看,那个女人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手指都已经开始之抽筋了,正不自然的扭曲着,嘴巴大张但却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卫六中直径绕过了那个警察的手,走到了妇女近前,也不管周围的警察阻拦,便抬起手用手指点在了那个女人的额头上。


随着他的手指碰触到对方额头的时候,一丝杀气也注入到了对方的身体当中。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被那个女人发了出来,紧接着那女人是挣脱了周围的警察,大喊着:“有鬼,有鬼啊!”


一时间周围的警察都愣在了当场,这个女人明显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或者事情被吓傻了。


在卫六中碰触到对方之前,对方的三魂七魄都不安的想要逃出身体。


穆思晴率先反应过来,卫六中可是一个有前科的人,她直径冲上前去,一把抓住了卫六中的胳膊质问道:“你对她做了什么?”


“她被吓傻了。”


卫六中面带疑惑的看着那个女人说:“三魂七魄躁动不安,我只是帮她平稳一下魂魄,要不然,她就算是不死,也会疯掉。”


“我信了你的邪!”


上一次经历了那些事情之后,她都被同事们给笑话惨了,这一次,她是说什么都不相信卫六中的话了,对他刚刚升起的那点好感,也在瞬间荡然无存。


穆思晴恶狠狠的说:“如果她有什么事儿的话,和你脱不开关系,到时候我有权利拘捕你!”


“乐意恭候!”


卫六中耸了耸肩,望了一眼穆思晴,恍然想起了什么,说道:“对了,我忘记告诉你,你最近的运势很不好,或者说是很差,你可能是碰到了什么不该碰的东西,没准这几天就会有东西找上你。”


“你胡说八道!”


穆思晴现在是已经开始有些讨厌他了,极度讨厌,直接从口袋里摸出了笔记本:“姓名,身份证号码,手机,地址!”


卫六中嘴角微微挑起,露出了一丝招牌式的坏笑,而后留了一句,有啥事儿就到滨海大学来找我,随即脚底抹油直接溜掉了。


他的速度很快,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就已经跑上了楼,等穆思晴反应过来哪里还能看得见卫六中的影子呢。


见状,穆思晴被气得直跺脚,但也没办法,狠狠地骂了几句神经病,扭头就看见那些见到自己吃瘪还偷笑的同事。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她盯着卫六中离开的方向,凶凶的说:“你千万别犯在我手里……”


猛哥的本名叫王猛,他可是正儿八经给洪爷做事的,宣爷和他比起来也就只能算是小地痞,王猛的手下在滨海这边的光是打手就有一两百个。


王猛也是要面子的人,见卫六中这么不给自己面子,自然觉得不舒服,扭头对着一个汉子点了点头。


那汉子会意,缓步走上前来,这汉子的身上自然而然的散发着一股煞气,手上显然是沾过人命的。


汉子冷笑着逼近卫六中:“小子,记住喽,在这东海省,可不是谁都可以随便招惹的。”


闻言,卫六中抬头对上了对方的目光,语气平淡的说道:“我也送你一句话,狗眼看人低的下场,永远都不会太好。”


也就在这个时候,那汉子拉开架势猛地行动了,宛如一道闪电一般冲向了卫六中,也就在冲到卫六中近前的时候,手腕一翻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出现在了他的掌中,对准了卫六中的脖颈便刺了过来。


这一刀是纯纯的杀招,出手就打算要了卫六中的命。


卫六中的目光一凝,就在那把匕首即将刺到自己脖颈的时候,他猛地出手,精准无比的捏住了那汉子的手腕,而后猛地向上一翻。


耳轮中就听嘎巴一声脆响,那汉子的手腕便被卫六中给撅折了,匕首也顺势落在了卫六中的手里。


见着情景那汉子的冷汗都下来了,他没想到对方看起来年纪轻轻,身手竟然如此了得,而且还如此狠辣。


他觉得是自己太大意了,可马上卫六中便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们之间的实力差距。


只见卫六中在接住匕首之后动作没有停顿,顺势一脚横着就踢在了汉子的肩膀上。


嘭!


那汉子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儿呢,就感觉是被车子给撞了一般,整个人像侧面飞出去足足四五米远才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这一下他是连爬都爬不起来了。


这时候这个汉子才知道,自己今天真的是遇上了高手了,不然以他的身手来说,不可能有人会把他一招摆平。


这个汉子可不是普通人,他可是洪爷身旁四大狼头之一的铁狼,他可是国内某特种部队退伍的老兵,正儿八经上过战场杀过人的,随随便便就能干翻十几二十个普通人。


见到这一幕,王猛也愣住了,他显然也没想到竟然会出现这种结果。


随即王猛冷笑出声:“有点本事,我倒要看看,你一个人能打多少人,都给我上。”


哗!


一群人纷纷怪叫一声朝着卫六中就冲了过去,王猛就不信,对方一个人能打几十个!


除非他是在传说中才存在的古武者!


不过,王猛的运气显然是不太好,他遇到的不是古武者,而是比武者更加可怕的刽子手。


www.47zyw.com
温馨提示
温馨提示:如果贵站想上百度,希望贵站能添加本页面为友情链接,感谢您对本站的支持!
<a href="https://ixxz.cn" target="_blank">小智收录网</a>

哈哈动漫

adc亚洲年龄确认

支持Ctrl+Enter提交